IPO观察丨辰奕智能求上市:核心产品单价连降 研发能力、股权交易受质疑

2022-11-17 18:57:42   王十三

  近期,辰奕智能将接受的上会审议。

  辰奕智能从事智能遥控器设计、生产及销售,产品的应用场景包括电视机、机顶盒、投影仪、会议系统等。

  一家“遥控器”企业上市的背后,公司的诸多问题也随之一一披露。

  核心产品降价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由2019年的3.51亿元增加至2021年的6.22亿元。从细分产品来看,营收的增加受益于核心产品的家电智能遥控器。

  2019-2021年期间,家电智能遥控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96亿元、4.62亿元、5.71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5.16%、93.47%、94.04%。

IPO观察丨辰奕智能求上市:核心产品单价连降  研发能力、股权交易受质疑

  从策略选择来看,公司营收的增加或与“以价换量”有关。

  公司家电智能遥控器中的无线遥控器在报告期内实现了快速增长,由2019年的1.15亿营收激增至2021年的3.67亿元,涨幅达到219.53%。

  但从价格方面来看,公司2020年的无线遥控器单价为24.26元/支,但在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该产品的价格持续下降,目前为19.85元/支,降幅为18.18%。

IPO观察丨辰奕智能求上市:核心产品单价连降  研发能力、股权交易受质疑

  在核心产品的降价之外,公司的营收还存在不稳定因素。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2H1期间,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 9040.80 万元、13257.84 万元、 15775.21 万元和 17612.27 万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 40.08%、47.83%、40.81% 和 37.68%。

  其中,2022H1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达到了48.92%,这可能存在一定的回款压力。

  研发投入低于同行

  “遥控器”到底算不算高科技,市场对此观点不一,但这不意味着企业可以放松对于研发的投入。

  在研发投入方面,辰奕智能的表现并不能令市场足够信服。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506.40万元、1367万元、2136.55万元、1309.01万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4.29%、3.01%、3.43%、3.64%。

  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7.59%、6.17%、5.32%、6.12% ,均明显高于辰奕智能。

IPO观察丨辰奕智能求上市:核心产品单价连降  研发能力、股权交易受质疑

  市场对于辰奕智能的研发投入能否保持产品竞争力持有怀疑态度。此外,公司的发明专利仅为3项,其中2项为受让获得,而非原始研发,这进一步加深了市场的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似乎是为了回应市场的质疑,与第一版招股书相比,在最新的招股书中,公司的专利数据大幅增加。

  先后两版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公司共拥有 24 项软件著作权和 42 项专利;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公司共拥有 24 项软件著作权和 96 项专利。

  辰奕智能在2022年上半年新增了54项专利,超过此前12年内专利项目的累计总和,但是这些新增专利中并没有发明专利,也没有被列入核心技术。最新招股书中,公司应用于核心产品的核心技术依然为9个,相较第一版招股书并没有增加。

  公司大幅增加实用型专利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对于公司营收是否有重要的实质性影响?值得深思。

  股份转让存疑

  产品研发是公司的硬实力,企业内部的控制则是软实力的体现。只不过,辰奕智能的软实力表现同样有着诸多疑点。

  招股书显示,2019年12月底之前,辰奕智能都是胡卫清、余翀夫妻共同控制。2020年,余翀将所持股份全部转让予胡卫清,自此,胡卫清成为唯一实控人。

  夫妻作为一致行动人在上市企业中尤为常见,辰奕智能实控人夫妇却在上市前夕突然转移股份,这到底是出于什么考虑,匪夷所思。

  当然夫妻之间的股份转让并不是公司股权变动中的最大可疑之处,子公司的离奇降价才是市场关注的要点。

  2014年12月,辰奕智能分别以1040 万元、560万元的价格从余翀、胡卫清手中收购盛思科教65%、35%的股权,总计1600万元。

  2017年盛思科教进行过一次增资引进利保华辰 、赋泽投资两家投资方,但后续由于无法完成预定的营收目标,被迫回购股份并减资。

  到了2020年,辰奕智能再度转让了盛思科教的100%,而这一次的受让方正是最开始的转让方余翀。

  更值得回味的是,时隔6年,盛思科教的股权转让价格不仅没有涨,反而跌了,1600万收购的标的最终交易价格仅为875.62万元。

  自此,盛思科教由夫妻中的丈夫余翀独掌,辰奕智能的实控人仅剩妻子胡卫清。夫妻之间的这场股权交易到底出于什么目标,令人费解?

  盛思科教交易对手疑似“空壳”

  余翀转让辰奕智能股权后,似乎完全脱离了公司,但其独掌的盛思科教却十分依赖于辰奕智能。

  在问询回复文件中,盛思科教的采购主要是来源于辰奕智能。 2019年-2021年期间,盛思科教向辰奕智能分别采购货物1144.89万元、1199.77万元、1168.06万元,分别占盛思科教当年采购总额的74.25%、78.87%、82.02%,逐年提高。

  在供应商方面,盛思科教愈发依赖于辰奕智能。在客户方面,盛思科教的客户却似乎是个“空壳”公司。

  资料显示,南京未见山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见山教育”)是深思科技2020年、2021年的前五大客户。

  但天眼查显示,未见山教育的实缴资本为0,参保人数同样为0,似乎是一家“空壳公司”。

  这种疑似“空壳公司”的情况还出现盛思科教前五大客户中的杭州米欣和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在2021年承包了盛思科教23.41%的营收。

  那么从辰奕智能手中拿货的盛思科教到底将货销往了何处?

(责任编辑:吴鸿森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爱游戏全站官网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爱游戏全站官网无关。爱游戏全站官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